• WAP手機版 加入收藏  設為首頁
法律咨詢

貨運運輸代理在轉委托中有哪些風險?

時間:2019-10-17 18:04:09   作者:網絡信息部   來源:商會內部   閱讀:0   評論:0
內容摘要:物流企業在進行貨物運輸的時候,有時會將這個貨物轉委托給其他公司,但是不管是以公路運輸、鐵路運輸還是航空運輸的方式,有時因交通事故或其他原因,造成貨物損失的,該如何賠償?貨運代理在轉委托中可能存在哪些法律風險?下面以昆山A物流公司上訴案作簡要分析。案情回放:2013年6月13日, ...
物流企業在進行貨物運輸的時候,有時會將這個貨物轉委托給其他公司,但是不管是以公路運輸、鐵路運輸還是航空運輸的方式,有時因交通事故或其他原因,造成貨物損失的,該如何賠償?貨運代理在轉委托中可能存在哪些法律風險?下面以昆山A物流公司上訴案作簡要分析。

案情回放:

2013年613日, 昆山A物流公司承運GEA巴蒂尼奧熱能技術(常熟)有限公司委托 昆山A物流公司的貨物變頻柜9件,文件一件,后 昆山A物流公司將上述貨物轉交他人運輸,有人以張家港B貨運公司名義與 昆山A物流公司簽訂《內陸運輸協議》,2013614日,由駕駛員姚某駕駛實際運輸的蘇G×××××、蘇G×××××重型半掛車在運輸過程中發生事故,造成貨損。中國平安財產保險公司北京分公司在賠付貨主GEA巴蒂尼奧熱能技術(常熟)有限公司的貨損后,向 昆山A物流公司追償。昆山市人民法院作出的(2015)昆商初字第02070號《民事判決書》已生效,該判決書判決 昆山A物流公司賠償中國平安財產保險公司北京分公司損失426653.3元。昆山A物流公司在賠償上述損失后,向一審法院起訴,請求張家港B貨運公司支付 昆山A物流公司賠償款426653.3元。

一審法院認為,雙方的爭議焦點為張家港B貨運公司是否與 昆山A物流公司存在運輸合同關系?根據雙方提供的證據及證人的陳述,原告提供的《內陸運輸協議》及其它證據上加蓋的印章均不是張家港B貨運公司備案的公章,這些證據并不如 昆山A物流公司所稱能形成證據鏈,故無法確認雙方存在運輸合同關系這一事實;陔p方并不存在運輸合同關系, 昆山A物流公司主張張家港B貨運公司賠償損失也不能成立,故 昆山A物流公司的訴訟請求不能成立,應予以駁回。一審判決:駁回 昆山A物流公司的訴訟請求。

 昆山A物流公司不服,提起上述。二審中,當事人圍繞爭議焦點提供證據,法院組織雙方進行證據交換和質證。二審法院認為, 昆山A物流公司主張由張家港B貨運公司承擔運輸中貨損的賠償責任,其應當提供基本證據證明其與張家港B貨運公司之間存在貨物運輸合同關系。一方面, 昆山A物流公司主張與任某聯系和簽訂合同,并認為任某系張家港B貨運公司員工,有權代表其簽訂合同。但昆山A物流公司并未提供任何反映任某身份的相關證據,且對此張家港B貨運公司也不予認可,故昆山A物流公司主張任某有權代表張家港B貨運公司與其簽訂案涉運輸合同,缺乏事實依據,本院不予采納。另一方面, 昆山A物流公司在本案中提供的合同、運單、發貨清單以及承諾書、通知函等文件中加蓋的印章也并非張家港B貨運公司備案公章,且 昆山A物流公司沒有提供相應的證據證明該印章系張家港B貨運公司實際使用。相反, 昆山A物流公司在二審中提供的運單,抬頭為“無錫市港豐運輸有限公司”,與其最相近的案外人無錫港豐運輸有限公司工商信息中顯示,該公司與任某存在關聯性,但與張家港B貨運公司無關。因此, 昆山A物流公司在簽訂案涉合同時,既無直接證據表明合同相對方為張家港B貨運公司,又無充分的理由相信任某有權代表張家港B貨運公司,其對于代理人的身份缺乏基本的審查,本院對其訴訟請求不予支持。

二審終審判決:昆山A物流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,應予駁回;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,適用法律正確,應予維持。


案情分析:


本案涉及的法律關系和索賠流程
代位追償:


解決貨物損失賠償一般流程:物流運輸的全程中,當貨物在運輸過程中發生損失時,如果貨物投保了,貨物利益人(一般就是運輸合同的托運人)先向保險公司索賠,再由保險公司行使代位求償權向責任人(如果沒有第三人侵權,一般就是運輸合同的承運人)追償。責任人對保險公司賠償之后,對轉委托之后的實際承運人,再進行追償;如所涉貨物未投保、未足額投保,或貨損在免賠額以內,或貨物利益人認為貨損遠超過保險賠償額,則可以依物流合同向責任人提出賠償請求,責任人對保險公司賠償之后,對轉委托之后的實際承運人,再進行追償。
本案中,巴蒂尼奧熱能技術(常熟)有限公司委托昆山A物流公司的運輸貨物, 昆山A物流公司將上述貨物轉委托給張家港B貨運公司。貨物發生損失時,平安財產保險公司向巴蒂尼奧熱能技術(常熟)有限公司賠償損失后,向昆山A物流公司追償,昆山A物流公司賠償了保險公司后,再向張家港B貨運公司追償,但因任某用假公章對外以張家港B貨運公司名義簽訂運輸合同,昆山A物流公司對任某的身份缺乏基本的審查,最后法院沒有支持昆山A物流公司,敗訴告終,損失慘重。

風險提示:
物流企業為了降低經營成本或出于其他各種原因,會對客戶的委托運輸再進行轉委托,這時,物流企業非常有必要對受托人的身份、責任履行能力、信譽等方面進行審查,避免“所托非人”。本案就是一個典型,要引起廣大物流企業的重視。有些公司根本就只是個皮包公司,物流企業將貨物交其轉運之后毀損滅失了,甚至被其私吞了,損失很難追回,而物流企業卻要承擔對委托人的賠償責任。物流企業與客戶和轉委托所簽合同分別是背對背的合同,所適用的法律往往是不一樣的,其豁免條款、賠償責任限額及訴訟時效也是不一樣的,致使物流企業常常得不到全部賠償。

表見代理行為而引發的糾紛在物流行業也不少見,本案中, 昆山A物流公司主張與任某聯系和簽訂合同,并認為任某系張家港B貨運公司員工,有權代表其簽訂合同。但昆山A物流公司并未提供任何反映任某身份的相關證據,且對此張家港B貨運公司也不予認可,故法院對昆山A物流公司的主張表見代理并沒有支持。張家港B貨運公司沒有承擔賠償責任,對此,表示代理的風險也要引起企業重視。企業必須完善公司制度,對公章、合同章、財務專用章、企業證照、法人委托書等的使用要建立嚴格的制度,建議應由公司專人保管,如有他人需要使用時,可由負責保管使用人陪同。

現代物流企業面臨的風險涉及的范圍很廣,本文僅從昆山A物流公司上訴案分析貨物運輸委托代理在轉委托中存在的風險,后續筆者將通過典型案例中逐一分析,希望企業經營者更加重視加強內部管理,特別是合同規范管理,提高法律風險防范意識,使企業不斷穩步發展壯大。

 

 邱雪梅

  江蘇辰海律師事務所

2019.9.4

本文案例來源于中國裁判文書網,案號:(2018)蘇05民終329



以上內容由律師邱雪梅提供。


邱雪梅于2008年畢業于江西財經大學,法學碩士,現就職于江蘇辰海律師事務所,主要業務方向:

知識產權方面:商標申請、版權、軟著登記、商標版權訴訟糾紛等;

保險法律方面:為投保人、被保險人、保險公司等提供的法律服務;

企業法律方面:公司的設立、變更、股權設計、股權轉讓、合同編審、勞動人事、風險防控、合同糾紛、債務糾紛等。恪守“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”的原則,以嚴謹的工作態度,提高客戶滿意度。邱雪梅律師聯系方式15262481865



蘇州市現代物流業商會秘書處

地址:蘇州市金閶區金筑街588號傳化公路港招商樓1樓東門

電話:0512-68020656 0512-68020669

傳真:0512-68020216


蘇州物流 物流專線查詢 蘇州貨運 物流企業 蘇州至廣州專線



上一篇:沒有了
下一篇:商會人民調解委員會成功調解企業糾紛
相關評論
商會QQ交流群:207792793    技術維護 QQ:103467(商會秘書處網絡信息部) 蘇ICP備15048345號
学生利用Python赚钱